2019年11月纪

大半个月前跟zymm打电话,说到自己目前的挣扎。那些可归因于环境的问题其实都只是表面的,说到底还是内心深处的恐惧、对自己的生活状态没有安全感,亦不能从眼前的生活中获取满足。唯一被反复证明有效的,就是用很多事务塞满自己的生活,加班,出差,周游世界。累到来不及想,一天也就囫囵过去了,虽然也知道自己忙忙碌碌的绝大多数也并非真正对工作有助益。

所以想到一个人换到一个新国度的zymm,内心还是十分佩服的。

约定了要读一本书,写写日记,挤出固定时间运动。书是借了,运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终归也挡不住外面时不时来的一场冬雨,在湿漉漉阴沉沉而空旷无人的空间里,一瞬间把人打回原形。

这个地方,可怕就可怕在只有你自己在向外呼救,却只能听着声音在空气里打个旋消失了,没有响应,求告无门。

有时候不敢细想,越想就越觉得一团乱麻。是因为什么?想要开新项目却找不到素材,想要和人聊聊研究建议,偏偏各自心怀鬼胎不会坦诚相待,想要寻找一些可以分享兴趣探索世界的同僚,却发现身边的人多半都宅之又宅。多数人对于外面的世界并不好奇;多数人的社交都不过是宗教团体的集体无意识活动。

不要说身边的人不理解我的痛苦,大概电话那头的小伙伴也是不会理解的;仿佛踏入职场的人生必将变得空洞无物,需要靠生孩子来填补的那种。

如果我没有信心过好自己的生活,又怎么有信心带一个新生命来到世界,而教会ta热爱生活?

在一个真空里,只能不断向内心探索,从内心里往外拼了命挤压热情,逼着自己创造,逼着自己歌颂,逼着自己掌控自己的生活。当没有人可以诉说,没有人可以分享的时候,只能让自己站起来,哪怕是树立一个徒有其表的目标去努力,也比无所依傍地溺死强。

认输?我偏不。

转瞬的美好

借着工作之便回到密大。

南方的花都开败了,北方才刚刚开始芬芳。赶上了四月末最后一场大雨,春天真真正正的来了。

真是挑了个好时机回来。

又一年的毕业季临近,昔日的同学都有了好去处,大家都懒懒的,不怎么出现在学校。然而熟悉的大楼里还是有很多人,一楼熙熙攘攘的小本,starbucks面熟的员工,亲爱的老师们,还有隔一届的师弟师妹。在街对面的三明治店吃饭,听着背景节奏音乐,听着旁座年轻的学者扯有的没的,还有Panini的脆皮咬在嘴里的味道,一切都感觉那么正确,那么美好。

就算是需要挤在4人公用的phd office里没日没夜地干到11点,睡眼迷离地挤在其他graduate students中间赶校车回住处,都是快乐的。

在半夜的校园里穿过一栋栋灯火通明的大楼,空气中飘着玉兰的芳香。街头依然有很多人,一切的一切都是年轻有朝气的、向着明天蓬勃生长的,有的是荷尔蒙,有的是希望,甚至连对于学业和工作的抱怨都显得那么可爱。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曾有那么多工作的人怀念和羡慕校园生活。

真奇怪,就算仍然在校园里工作,感受却已如此不同。想到南方8点钟就空旷无人的街头,想到和别人的话不投机半句多,想到懒惰迟缓的那些家庭妇女,想到50+人群中的暮气沉沉。真不知道同是校园,为何差别这么大。到底只是常规的对新工作环境的不适,还是我对一个异邦国度的地域差异竟已如此敏感,以至于这么久还觉得格格不入?

唉,狼狈地逃回北方,真是要笑死个人。

说了这么多,其实本来只是想要记录今日最后的magic moment。和友人一同吃饭聊天,出门抬头又是漫天红霞。天气不冷不热,日光将尽未尽,走在路上感慨着其实再过不久,这里最后的朋友们就也都毕业了。这个没有利益争斗的、可以自由抛梗接梗的、可以毫无保留倾诉却也尊重彼此界限的小圈子,终究还是要散的。有些伤感,但也有些觉得幸运,这一路成长的同路人,即使原本如此不同,却终究因为共享了一段人生而结下深沉的友谊,不再能复制,不再能替换。

呵,忽然就懂了双云的两位哥呢。

而我的变化,大概就是明知这样的美好转瞬即逝,却终于有了勇气微笑着享受这转瞬的美好罢。

这个世界会好吗

“Nobody tells this to people who are beginners, I wish someone told me. All of us who do creative work, we get into it because we have good taste. But there is this gap. For the first couple years you make stuff, it’s just not that good. It’s trying to be good, it has potential, but it’s not. But your taste, the thing that got you into the game, is still killer. And your taste is why your work disappoints you. A lot of people never get past this phase, they quit. Most people I know who do interesting, creative work went through years of this. We know our work doesn’t have this special thing that we want it to have. We all go through this. And if you are just starting out or you are still in this phase, you gotta know its normal and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you can do is do a lot of work. Put yourself on a deadline so that every week you will finish one story. It is only by going through a volume of work that you will close that gap, and your work will be as good as your ambitions. And I took longer to figure out how to do this than anyone I’ve ever met. It’s gonna take awhile. It’s normal to take awhile. You’ve just gotta fight your way through.”—Ira Glass

“如果你没有好奇 心或焦虑感当中的一个,也许就不是特别适合念博士。 我在出来前,有一个美国朋友,很好的一个朋友,原来也是 MIT 的毕业生,他跟我说, 如果你不想说些什么话,你不想去跟别人争论,你不想去改变一个现状——这个现状可以是 学术的现状也可以是现实当中的现状,也许就不是特别适合念博士。”

今天看paper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个CCER未曾谋面的师兄的主页。看了他的文章,学术的与非学术的,有谈为何读博士,有谈怎样做研究,也有谈及早年的支教体验、人生挣扎。看到11年在西海固的文章,忽然就很感动。原以为自己已经很麻木、对这个世界很疏离,可每次面对真实的吾国吾民的时候还是会心跳加速、热泪盈眶。如果对他人的受难和世界的不完美不能做到充耳不闻,又怎能波澜不惊地去当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无数次问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里?为什么会做一份充满焦虑和挫败的工作?为什么明明觉得焦虑和挫败还是不肯放弃?原因很复杂,也许最主要的就是自己那份“不相信”。不相信我只能停留在这个水平,不相信这份工作没有价值,不相信真理和意义会在毫无作为的时刻轻易显现,不相信坐以待毙。

很多年前梁漱溟的父亲走之前问他,“这个世界会好吗?” 他说,“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 我也相信。

 

放弃,是新的开始

这两周有着奇怪的体验。或许是由某几件彼此互无关联的事情引发的情绪crisis,发展到一定境地之后开始脱离具体的情由。也就是说,开始分离痛苦与具体的人和事,发现自己的痛苦真的就是很单纯的痛苦,也因为这种单纯而对解决方式束手无策。那种感觉,就像空有一腔热血,却不知该着力于哪儿。这时候,脑海中浮现一句话,就像新年耳鸣所昭示的那样,抑郁,是一种逃不掉的残疾。

所有你试图遮蔽、逃离、治疗、改变的动机,都只会加重痛苦本身————断肢不会再生,失去不会复还。越是挣扎,套得越紧,像是workshop上督导作的示范,你拼命拉扯一根绳子,绳子也在同样拼命拉扯着你。

可是你如果把这根绳子扔到地下了呢?

是的,它还在那里,你没有办法抛弃它。但是你为什么不可以让它在那里,然后继续你自己的工作?

为什么不可以放弃反抗,就这样let it be?

或许并没有那么难。想起来的时候,看看它,摸摸它,然后继续你原本的事。不要试图改变什么。不要对抗,不要精神洁癖,不要完美主义。

接受,大概就是包容的根本。不只是包容情感中的对象,糟心的工作伙伴,不公平的境遇; 绝大多数时候,是接受和包容不完美的自己。接受残疾的事实。接受你与别人的不同。接受因为你的不同而发生在你身上的不同的境遇,不要反驳诘问,不要急于判别对错,更不要质疑自己。停止问为什么,这对于我们这些做研究的人几乎是反本能的罢;但是如果你相信,走到今天是具备了超越常人的努力、天赋和运气,那你凭什么就不愿意相信,同样在此刻,这样的努力、天赋和运气不会帮助你接受自己而停止诘问呢?

我知道,一些道理听上去都像假大空的迂腐条款。迂腐就迂腐好了,我们试一次,好吗?不要想下次会怎样,不要想曾经自己怎样,就是眼下,现在,让我们不带期待地试一次吧?

如果你都不能善待自己,又如何善待别人?更怎么可能遇到一个比你还懂得爱你自己的人呢?最后,又为什么要指望别人的给予?

哦,我又开始问为什么了。

那就问吧,没有答案,问过了,过去了。继续写,继续工作,冒出的不切实际的想法,暂且放一边去。剩下的几个小时里,尝试做一些计划,完成一些本来要完成的事情。把眼下的这段日子过去,把现在任性的想法留给假期。

若是残疾,就带着残疾活下去吧。若是懒惰,就懒惰地活下去吧。放开才能有新的开始,才能看到新的可能。一切事物总有其界限,把自己交付出去,让本能让造物主来提醒你界限的到来。触碰到那根界限的时候,该改变的总会改变。

活到上天给你的界限,接受命运,但做个乐观主义者。

[转载]激情驱动的职业生涯?抑或践行驱动的职业生涯?

原文见http://www.douban.com/note/331699213/

非常赞同。passion都是暂时的,如何选择远比不上如何饯行和坚持来的重要。小聪明还是大智慧,就是在这里区分开来。

—————–我是转载的分割线—————–
激情驱动的职业生涯?抑或践行驱动的职业生涯?
2014-02-21 00:22:51

最近两 周看到两个人在杯葛激情驱动的职业生涯(Follow your passion)说法。一个人是TED大会的掌门人Chris Anderson,另一个是Cal Newport,他毕业于MIT麻省理工学院,现在是Georgetown University的计算机科学的教授。

## Chris Anderson如是说:Don’t pursue your passion directly

他说不要直接追寻你的激情,取而代之,你应该去追寻如下三件事情:

– 追寻知识。

坚持你的好奇心,不断聆听,不断学习。

– 追寻纪律。

这是很古老的戒律,在当下显得尤其重要。这个世界充满着各种干扰,你需要学会自律,排除这些干扰。

– 追寻慷慨。

不要因为对你的生活有意义,才去做某事。而应该致力创建伟大的创意,这些创意将引领你的未来方向。记得伟大的创意总是共享给其他人的。

这是他在2011年给哈佛大学设计学院建筑系的本科生演讲时说的,我的摘录在这里:
http://immedr.com/posts/sR2If9

Chris Anderson曾经是著名的Business 2.0杂志的创办者,并将出版公司带上纳斯达克。网络泡沫让他的商业经历跌入低谷。那次经历让他反思,他竟然会把个人的快乐与与商业上的成败挂钩起来了。 于是,他来TED寻找快乐的答案。他于2002年起接手TED大会,将TED大会从一个私有商业会议机构演变为一个非营利机构。

他的心路历程可以看这里:
http://www.tedtochina.com/2008/10/26/chris_anderson_and_his_ted_story/

## Cal Newport: 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

Cal Newport写了整整一本书来反驳激情驱动的职业生涯,本周我看到他在99u大会上的演讲:Follow Your Passion” Is Bad Advice

http://99u.com/videos/22339/cal-newport-follow-your-passion-is-bad-advice

这个演讲有22分钟,基本上就是他的书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的核心内容。他在演讲的开头,就直接杯葛乔布斯的著名演讲的话语:

>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if you haven’t found it yet, keep looking and don’t settle.”

这句话在新闻媒体和社会化网络上广为流传,可以说是 Follow your passion 的经典代表。Cal Newport认为这个说法不是一个好的职业生涯发展建议。

在演讲中他分享了三条建议:

1. 不要追寻激情

事实上,没有预设的激情。只有在你拥有了优秀而有价值的才华之后,激情才会尾随而来。

The Argument from Pre-Existing Passion

2. 脱颖而出

职业成功没有捷径,只有勤奋,让自己某个方面迅速成长为专家,让人们无法忽视你的才华和技能。

3. 入木三分

努力工作,尤其是深度工作。不要分散注意力,专注在需要认知能力、能够创造价值的任务上。

总的来说,Cal Newport认为你如何做事情比起你做哪件事情更为重要。在兴趣和专长之间,他更倾向于专长。专长才能带给人们更快乐的职业体验。在有价值的事情上,通过努力工作,成为一名专家。这个路径可以帮助人们从工作中找到快乐。

## 职业抱负:妥协与拓展

Chris Anderson和Cal Newport的观点,可以用职业抱负发展理论来进一步解释。

职 业生涯理论分成两大类,一类是职业选择理论,重点在解释职业选择如何做,国内介绍比较多的是霍兰德职业兴趣与人格理论;另一类是职业发展理论,把职业发展 看成是个体发展的一部分,强调职业发展与人类的成长、发展过程相类似,也经过不同的发展阶段,完成不同的发展任务。戈特弗雷德森 (L.S.Gottfredson)的职业抱负发展理论属于第二类。

职业抱负发展理论将心理学观点和社会学观点结合,以性别类型、社会声 望、职业领域作为研究职业抱负发展的三个重要维度。特弗雷德森指出,职业抱负的发展过程是一个不断缩小范围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们逐渐淘汰和放弃那些 不能接受的选择,建立一个自己认为可以接受的社会空间。不仅如此,人们在面对内在或外在障碍时,为了得到那些虽然他们不太喜欢但更可能得到的机会,还会放 弃那些他们最喜欢的选择。

妥协有两种,一种是预期性妥协(anticipatory compromise),即个体根据自己对现实的知觉,意识到他们最喜欢的选择不可能实现,于是调整自己的希望。另一种是经验性的妥协 (experiential compromise),即个体在实施自己最喜欢的选择时遇到障碍,他们不得不放弃他们先前的选择。

有趣的议题在这里:当人们在妥协时,人们会先牺牲哪一个维度?性别类型、社会声望、兴趣领域的相对重要性取决于所需要妥协的严重程度。当面临很重要的妥协时,人们会首先牺牲兴趣,其次是身望水平,然后是性别类型。

范围界定和职业妥协实际上是职业自我形塑的过程。这个理论认为职业选择首先是社会认同,其次是个人认同。

Chris Anderson和Cal Newport所说的,不要依赖激情,正说明兴趣领域不是职业发展的唯一核心。当我们缩小范围,选择妥协之后,还可以通过专长习得,建立领域经验,提升社会声望,逐渐提升自己在职业市场的筹码。

对于知识资本和社会资本的建设,才是掌握职业发展主动权的唯一法宝。专注、刻苦、耐心,这些可以帮助我们习得专长,建立知识资本;分享、联结、贡献,这些可以帮助我们拓展社交网络,建立社会资本。

----------

相关链接:

Cal Newport的blog: http://calnewport.com

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的摘要:
http://software.newsstand.com/bookrdr/hbg-live/BookBrowse.html?a=XnJGXPYN4QwpKCRouoO%2FQcxdHzrQQ%2F1j4hCCC01meGNHDup6ug%2BO9RMxv%2Bfjw8POWfzn8G8W6wdSVPUefqOK487wwOe4LsmB2asdMzJtAYs7TVOtxvsdUMQX0YrFB0VZ&z=hbg

Gottfredson 的职业抱负发展理论简介与研究评述

Click to access 200710191626078600.pdf

冥想训练

最近开始进行冥想训练,目的是达到活在当下的、non-judgemental的状态,把对世界和他人的感受锐化,从纷乱黑暗的思绪闭锁里挣脱出来。

感 觉有点像原先的表演训练,只是重点从表达转移到了纯粹的感受。努力体会自己的呼吸、专注于一件正在进行的事物,感受“做事”本身:观察树叶如何变化,风如 何吹过,流经皮肤的水流的温度,事物的味道层次。允许杂乱思想时常跳出来打断这种专注,接受他们的存在而不急于消除他们,然后再次将注意力转回正在进行的 事物上。

当人能够更加专注之后,感觉也相应敏锐起来,细腻的质感、微小的变化呈现出本来的美感。那一刻,和所有艺术家朋友们曾有的交流一一 浮现,忽然觉得也许一直以来他们对我的批判和担忧都是对的,不要试图用理性解释一切,不要被不能解释的生活的谜团所吓倒。接受和欣赏并非放任感性胡作非 为,而是回复到中庸平和的状态,不预先批判、不做价值评价,简单地观察、感受这个世界。不是非要欣赏,也不是非要不欣赏;不是一定要发现美或丑,或是有用 或无用。不要给自己创建分类,只是无差别地去感受,不要求结果。

若是能做到这点,想来也就可以明白悦悦那本杂志的美妙:追求生活之美并非放纵,而是一种静息之下,生命真相的自然显现。这话要是换成deab的说法就是——他们不过在教我怎么去观看罢了。

昨 天还在和同伴感慨,近来发现好像能看透身边人一样,觉得他们个个充满悲伤,不禁对这个世界都多了一分悲悯。现在忽然觉得,这何尝不是种价值判断,发生在他 们身上的、从他们身体里流过的感受、事件,只不过是他们的存在的一部分,我看到便看到了,若是他们的苦、他们的乐,承认便是,实在不需要替他们放大和承 担。这种虚假的同情和关爱,不过增添对彼此的折磨,不过是一种伪装的善,到底是不必要的。

我想这就是我选择今天的生活的初衷,拒绝自我麻痹 的、以纷乱假象欺骗自己的生活,不接受那种假装的快乐和不踏实的愉悦。选择修炼,学着发掘真正的快乐,也许那只是一种平和的、毫无波澜的状态,像孩童一般 快乐而不自知,不取悦别人,亦不被悲悯所绑架。能够承担别人的毒,无论有没有别人,都能活好自己。

Lean In

结束roadtrip,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收拾调整回michigan time。关于这次旅行有许多想法和收获,姑且待我整理一下再慢慢道来。

昨天借来最近很火的Lean In,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Sandberg谈职场女性所面临的问题。以前这类书完全不会上我的书单,不过近期开始转性了。正所谓“打开双眼看世界”,老钻在那些文史哲读物里只会越来越不切实际。我想我需要学会接地气。

畅销书的好处就是非常好读。而我也很高兴地看到这本书并非原以为的那种女权主义的强势论调。应该说,这本书的态度是自省--我一贯所喜欢的风格--一种面对现实的自省。而恰巧现在的我是那么缺乏这种“向前一步”的勇气,一种内心里自我压抑的惯性难以摆脱,所以读这样一本自省的书几乎就是和一个过来人一起忏悔又一起想法走出来。Sandberg说起高中以来她的不自信,一种但凡取得成功第一反应不是自信满满地去享受而是充满“I’m a fraud”的焦虑感,简直是我当年的生动写照。然而这种缺乏安全感的体现并不仅仅是深刻的自我怀疑,而是“I could feel something deeply and profoundly and be completely wrong.”

这种Impostor Syndrome(冒名顶替综合症)几乎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只是女性更容易受其影响。所以我们在egomania和self-doubt之间摇来荡去,每每成功和赞美让你开始自我膨胀于是想要控制它的时候,一种冒名顶替的罪恶感就不可避免地滑过,认为“这怎么可能是我的成就?”,“我是个骗子”,“我根本配不上这样的颂扬”,进而又陷进自我怀疑的深渊。也许,常常自我反省、观照内心、高度自律的人,更容易产生这样的倾向吧。

不过,就像Sandberg所说,当你意识到,每个人都是个骗子的时候,你就不会感觉那么糟糕了,lol。然而,意识到这种智识和情感上的扭曲,仅仅是改变的第一步。自省固然好,但我们大多数人都只是停留在这种浅层认识上,非但没有由此而帮助提升塑造自身,反而产生莫大焦虑。更有甚者,物极必反,干脆拒绝反思逃避现实,用一些自欺欺人的方式来试图“走出困境”。

而我所相信并践行的原则,是穿越痛苦,采取行动。Sandberg提到自己的经历,以及几份对女性CEO的访谈,说到内心的不自信和不安全感,以及来自环境的偏见和非议,所有人的建议都是承认它,接受它, keep it to yourself and move on。所以,即使位列福布斯杂志“世界最有权力女性”第五这件事让Sandberg觉得非常荒谬、不舒服和抵触时,在面对同事和朋友的祝贺亦只需一句淡淡的Thank you。你不需要跟每个人解释这件事有多么的ridiculous,更不需要要求同事把facebook上的转发撤下来。一件不由你控制、更不需由你负责的事,本来就不用这样影响你的情绪和生活。

经济学讲“预期的自我实现”,墨菲定律讲你越害怕发生的坏事就越会发生。而反过来说,“所有挤出来的笑脸最终都会变成发自内心的快乐”。所以,Sandberg说,it sometimes helps to fake it. We put on our “everything’s great” smiles, and amazingly, after a few hours, it often is. 当然这种自我暗示并非处处有效。很多时候我们其实无法装作无动于衷,那就让负面情绪流动出来。Allowing yourself to feel upset, even really upset, and then move on. 不要害怕体验痛苦,也不要放纵自己沉浸其中。当然,穿越它的本意是认清方向采取正确的行动,而不是转身而退装聋作哑。

前两天看过一篇报道,提到社会行为的古怪和偏离逻辑(即使不上升到病态)可能是由于神经系统的损伤。但会不会长时间的逃避问题也会悄悄积攒这种精神压力从而造成神经系统的损伤?就像黄河淤积而一味筑堤一样,一旦溃堤,后果不堪设想。只可惜自以为是的人常常混淆了疏导和放纵、接受和逃避的区别。

好吧,这读后感写得像是世俗的心灵鸡汤,回头看总忍不住自我嘲弄一番。不过鉴于我的“接地气”之旅还刚刚开始,想必后续文章难免坠入相同窠臼。呵呵,那就好好“学为八股”罢!果然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当年中学天天翘课逃作业,如今也只得重拾旧课,一丝不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