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抛弃,不放弃

“你经历的每个地方、每个人、每件事都要你付出时间和生命,可你从来不付出感情。你冷冰冰地把它们扔掉,那你的努力是为了什么呢?为一个结果虚耗人生?成才,你该想的不是成为特种兵,是善待自己,做好普通一兵。”

“你忽然觉得累到了极点,是不是?你渴望归宿。大家一样,都是希望做个不平常的平常人,可你现在累了,你怀念那些早被你抛下的东西:有点小财产,有份工作,有些朋友,有个老婆,从容平淡,有点私生活。…可就算你找到了以为是归宿的地方,也会发现看不见尽头。归宿就是终点,其实没有归宿,人生没有穷尽。顺便说一句,这是我觉得生活中最有意思的一个部分。”

“不要对一件没做过的事说没有意义。好了,从现在起你已经自由了,没有什么约束你,再也没人管你了,你要对自己负责,或者……不负责。”

Screen Shot 2020-05-01 at 8.20.59 PM.png

 

2019年11月纪

大半个月前跟zymm打电话,说到自己目前的挣扎。那些可归因于环境的问题其实都只是表面的,说到底还是内心深处的恐惧、对自己的生活状态没有安全感,亦不能从眼前的生活中获取满足。唯一被反复证明有效的,就是用很多事务塞满自己的生活,加班,出差,周游世界。累到来不及想,一天也就囫囵过去了,虽然也知道自己忙忙碌碌的绝大多数也并非真正对工作有助益。

所以想到一个人换到一个新国度的zymm,内心还是十分佩服的。

约定了要读一本书,写写日记,挤出固定时间运动。书是借了,运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终归也挡不住外面时不时来的一场冬雨,在湿漉漉阴沉沉而空旷无人的空间里,一瞬间把人打回原形。

这个地方,可怕就可怕在只有你自己在向外呼救,却只能听着声音在空气里打个旋消失了,没有响应,求告无门。

有时候不敢细想,越想就越觉得一团乱麻。是因为什么?想要开新项目却找不到素材,想要和人聊聊研究建议,偏偏各自心怀鬼胎不会坦诚相待,想要寻找一些可以分享兴趣探索世界的同僚,却发现身边的人多半都宅之又宅。多数人对于外面的世界并不好奇;多数人的社交都不过是宗教团体的集体无意识活动。

不要说身边的人不理解我的痛苦,大概电话那头的小伙伴也是不会理解的;仿佛踏入职场的人生必将变得空洞无物,需要靠生孩子来填补的那种。

如果我没有信心过好自己的生活,又怎么有信心带一个新生命来到世界,而教会ta热爱生活?

在一个真空里,只能不断向内心探索,从内心里往外拼了命挤压热情,逼着自己创造,逼着自己歌颂,逼着自己掌控自己的生活。当没有人可以诉说,没有人可以分享的时候,只能让自己站起来,哪怕是树立一个徒有其表的目标去努力,也比无所依傍地溺死强。

认输?我偏不。

【转载】如何在学术界保持心理健康?

今天看到了缪斯夫人的推文,看得简直涕泪横流。感谢钱岳mm,写出来很多人的心声,更重要的是分享了一些有用的应对之道。

太长不看版:

2017年的时候,著名期刊Nature在全世界范围内调查了超过5700名正在攻读PhD的科研萌新们,结果发现:39%以上的博士有抑郁或者焦虑症状,这一比例是普通人群的6倍以上。调查还发现让他们压力山大的来源主要是对于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的苦恼以及对于未来学术生涯发展的困惑。在学术圈中生存不易,如何让自己尽量保持一个健康平和的心态可能是我们必须补上的一门功课。

小诀窍:

  1. 但是,我不会把我自己和他们比,也不会把我自己和学术界的其他朋友比。每个人的 career path 是很不一样的,每个人的成功也是不能复制的。研究领域不同、研究兴趣和方法各异、研究受众也很不一样。拿自己和别人比完全没什么必要。”
  2. 克服焦虑的不二法门就是享受当下认真工作的专注感所带来的幸福,认真写好每一篇论文,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积极地思考新的研究问题。如果可以专注地做好手头的每一件事情,我们实在不必为“几年之后会发生什么”而担忧。
  3. Find something that keeps you going.而不是每天把所有的意义感都放在发论文上…找点你喜欢的打酱油的方式,全身心投入(但有节制)地打酱油,也是学术界保持心理健康的重要方式。

全文见:https://mp.weixin.qq.com/s/jRYM1MD-_YkTiobCjlLBxg

关于旧微博

今天突然感受到了过去勤于发社交媒体的一点点好处。谁知道6年前随手写的一段话能触到今天动荡的内心呢?

Screen Shot 2019-03-18 at 12.48.56 AM.png

其时的背景,是刚刚从通宵K歌的包房里回到闺蜜的公寓,和人喝酒发泄满腔痛苦眼睛哭的核桃大,然而不知情者也不过是睡的跟猪似的,外加手机关机。记得那时候刻意不告诉别人此间缘由,一半是出于狼狈,另一半是出于对卖惨的反感。一个人痛得死去活来,却在痛苦中感受到一点灵犀,留下的只言片语,就算是过了很多年依然鲜活的像是刚喷出的血。

也或者是每每在最深切的痛苦中,才体会到生命最真的真相。谁知道我在北京度过的最后一个清晨,竟是蹲守在一扇紧闭的铁门前呢?谁知道往前走,又有多少扇这样的铁门等着我?

但其实这样的坦诚屈指可数。因为记得一些背后的故事,便会发现越是生活一团糟的时候,微博越是正能量。内心脆弱不堪的时候,才会补偿式地写下阳光温暖的话;越是大剌剌啥都不怕的时候,才是各种中二各种口无遮拦。所以说,在社交媒体上揣摩别人的生活,是有多不靠谱呢。

可其实自己的记忆也并不怎么靠得住。(不看微博不知道,原来自己在第一届乌镇戏剧节看的剧目就是空中花园谋杀案……然而剧情什么的真的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呃。。。反而是剧社那又中二又套路的“杀掉暴君,取而代之”的情节,还有自己跟完全不熟的前辈口无遮拦的沙雕对话记忆犹新。)其实那段时间收拾了多少破事呀,在一片黑暗中居然还能写下这么多条诗意的微博,频繁参加了若干人的婚礼,转发了若干人的婚纱/蜜月照/感情帖,向若干人送出诚挚的祝福,真的是一片浪漫祥和欣欣向荣。谁再敢说我不会演?

所以啊,在自己面前,每个人都是演技派;其实最想骗过的人,不就是自己吗?

看自己的旧微博,还真是蛮有趣的。

感谢你啊,小时候独自快乐的童彤。穿越时光,有你陪伴,一起哭笑一起快乐痛苦,又有什么可怕的呢。你所有的挣扎和坚强,我在这里都看着呢,不需伪装但也不必坦白。要什么soulmate,要什么亲密爱人,一切都不及你在这儿啊。

只要有你在。

双生 – 阿云嘎

神的玩笑总一成不变
造些苦痛又造经典
让你陪着你欢喜厌倦
你与你周旋 尽至人间
自诞生那天 你描绘一幅画
笔触稚浅 勾勒初遇浮华
蘸满了愿望 你也不曾觉察
调色斑斓 那些纷杂
一片白就纯洁无瑕
当时错看眼中苍茫
比雪狡猾 你的严寒不会融化
一点红就烫过赤砂
从来爱留抒情的疤
唇边谎话也轻巧摘下
在逝去之前 你描绘一幅画
经年印拓 痕迹替你说话
竟太过相像 都值得惊叹吧
你和你的 渺小盛大
一抹黄就藏了月光
温柔不应当被仰望
世界照亮 而影子正转身仓惶
一缕灰就烟尘倾洒
再害怕也空中飞扬
自由发生在消失刹那
看 笔杆生出獠牙
看 画布泼开繁花
看你其间信步涂鸦
向绚烂深处坠下
一个人就起伏跌宕
是真是假都创作它
心血流淌 凝结在落款的笔划
一段梦就地老天荒
是魇是悟就别唤醒它
谁又不在沉睡中坚强
你任你成就了艺术家
那一笔你曾如何落下

[作词:狐不举
作曲:徒有琴@中鱼文化
编曲:徒有琴
制作统筹:梅笑@ Moovei
录音棚:RisingTone Studio
录音师:姚坤
和声:阿云嘎/徒有琴
混音:周天澈@ TC Faders]

放弃,是新的开始

这两周有着奇怪的体验。或许是由某几件彼此互无关联的事情引发的情绪crisis,发展到一定境地之后开始脱离具体的情由。也就是说,开始分离痛苦与具体的人和事,发现自己的痛苦真的就是很单纯的痛苦,也因为这种单纯而对解决方式束手无策。那种感觉,就像空有一腔热血,却不知该着力于哪儿。这时候,脑海中浮现一句话,就像新年耳鸣所昭示的那样,抑郁,是一种逃不掉的残疾。

所有你试图遮蔽、逃离、治疗、改变的动机,都只会加重痛苦本身————断肢不会再生,失去不会复还。越是挣扎,套得越紧,像是workshop上督导作的示范,你拼命拉扯一根绳子,绳子也在同样拼命拉扯着你。

可是你如果把这根绳子扔到地下了呢?

是的,它还在那里,你没有办法抛弃它。但是你为什么不可以让它在那里,然后继续你自己的工作?

为什么不可以放弃反抗,就这样let it be?

或许并没有那么难。想起来的时候,看看它,摸摸它,然后继续你原本的事。不要试图改变什么。不要对抗,不要精神洁癖,不要完美主义。

接受,大概就是包容的根本。不只是包容情感中的对象,糟心的工作伙伴,不公平的境遇; 绝大多数时候,是接受和包容不完美的自己。接受残疾的事实。接受你与别人的不同。接受因为你的不同而发生在你身上的不同的境遇,不要反驳诘问,不要急于判别对错,更不要质疑自己。停止问为什么,这对于我们这些做研究的人几乎是反本能的罢;但是如果你相信,走到今天是具备了超越常人的努力、天赋和运气,那你凭什么就不愿意相信,同样在此刻,这样的努力、天赋和运气不会帮助你接受自己而停止诘问呢?

我知道,一些道理听上去都像假大空的迂腐条款。迂腐就迂腐好了,我们试一次,好吗?不要想下次会怎样,不要想曾经自己怎样,就是眼下,现在,让我们不带期待地试一次吧?

如果你都不能善待自己,又如何善待别人?更怎么可能遇到一个比你还懂得爱你自己的人呢?最后,又为什么要指望别人的给予?

哦,我又开始问为什么了。

那就问吧,没有答案,问过了,过去了。继续写,继续工作,冒出的不切实际的想法,暂且放一边去。剩下的几个小时里,尝试做一些计划,完成一些本来要完成的事情。把眼下的这段日子过去,把现在任性的想法留给假期。

若是残疾,就带着残疾活下去吧。若是懒惰,就懒惰地活下去吧。放开才能有新的开始,才能看到新的可能。一切事物总有其界限,把自己交付出去,让本能让造物主来提醒你界限的到来。触碰到那根界限的时候,该改变的总会改变。

活到上天给你的界限,接受命运,但做个乐观主义者。

[转载]你会想很多,但一切都会没事的。

转载

台北,2007年夏天,离我飞去波士顿念商学院还有两周。 

我坐在台大图书馆台阶上,旁边坐的人是David,一个30岁出头的美国人。我们手握啤酒,看着眼前安静的画面,偶尔会看到一对年轻的情侣紧紧握着彼此双手走过或是骑着脚踏车经过。 

David是 出版我第一本书的出版社编辑。他从大学毕业之后就来台湾,我们今天一起吃晚餐并喝了几杯啤酒,以感谢他帮我检查我的商学院申请论文。晚 餐后,我们走过台 大校园,最后坐在这个图书馆台阶上面对校园。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坐这些台阶上。他在我去念商学院几周后就要结婚了。我问他有什么感觉,人 生从我这个年纪 到他现在那个年纪的这10年间有什么变化。 

他笑了笑。 

「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来到台湾。我完全不知道我想做什么。我的父母在橘郡有间很棒的房子。他们是很棒的家长,两个都是老师,但是那种25岁结婚、 在邻近买房子、有两部车一条狗、在那成立一个家庭持续40年、每周日割自家草坪,那种传统美式郊区生活方式真的吓到我了。我太困惑,所以我在毕业后离开 家,旅行亚洲,最后来到台北。我想我可以留在这,教个一年英文然后继续前进。而现在台湾是我家,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人生永远充满惊奇。」 

我那时正要去念研究所,对于将要面对的竞争,我很快将要就业的职场,以及很快就要进入的成人世界感到紧张,我不再是个男孩,但也还没真的是个大人。 

那在我走之前有什么建议吗? 

他顿了顿,在黑暗中微笑,看着远方,好像试着要回忆起某些美好回忆。 

「我要跟你说的就是我会跟那时23岁的自己说的: 

你会没事的(You will be ok.) 

我记得你现在一样的感觉:困惑、绝望、挫折、寂寞,持续的焦虑着我会不会永远在这世界迷失,成为一个永远找不到工作、会自己孤单死去、永远不会拥有真正的家的人。 

而现在我回头看这过去十年,我最终找到一个我喜欢的工作,不同的人可能会花上不同的时间才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我要跟一个很棒的女生结婚,而台湾现在是我的家。 

年轻人,只是一个小建议; 

别再担心,享受这段旅程; 

你会没事的。」 

快转半年后,第二学期的第一天。 

我坐在我组织领导学教授的办公室,一位54岁前高盛副董事长。我在这是要讨论我上学期不如预期的成绩,以及我能够做什么来面对恶名昭彰更艰苦的第二学期。我那天很累、紧张、不安地坐在办公室,可能在我脸上也看得见那些情绪。 

在跟我分享了30分钟他对于我成绩实际的分析,以及建议我该如何改进后,他停止在房间内走动,坐在我前面说: 

「看着我。」 

沉默,我看着他整整五秒钟,他才开始说: 

「你会没事的,相信我。」 

我看着他,好奇他怎么能够这么确定,而我对自己一点都不确定。 

「在我从商的这30年来,我管过上千名员工,当一个员工在一个他无法处理的情况时,我可以辨别出来。你的情况很简单,今晚回家、休息,然后明天是另外新的一天。但是人生中你需要记得的最重要事情之一是: 

有 一天,你会成为一个管理者,一个团体中的领导者,有自己的家庭。到头来,每个人都一样,有同样的恐惧和同样的不安。我们所学的所有一切,所有那些 花俏的 架构、案例研究,管理理论,如果你不记得我们全都只是人的话,这一切都是没用的。而做为一个人,有时候我们仅需要某个人真心的相信你,让自己也相信 我们 终究会没事的。」 

在我走出办公室,他花时间陪我走了一半回宿舍的路。在每个转角、每扇门,他都停下来,微笑有礼的说: 

「请。」 

1年半后,毕业日。 

我父母和我在校园里面穿梭散步并拍照时,我看着他走过来。 

在我父母前,我们没有说什么。在拍完照后,我对他微笑并点点头,感谢那个晚上。他也微笑点头,还有一个快速的眨眼,然后看着他走开。我想他或许教了我企业、管理和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人生有些时候,无关乎你年纪多大、你多有自信或是你认为你准备的多好。在人生某些时刻,我们都很害怕、不安、有压力。我们全都怀疑是否选择了正确的学校或是职业,是否会成为第一个考试不及格的人,成为老板讨厌的人,成为最后一个找到男朋友的人。 

对这些人生中许多的恐惧而言,通常没有保证,没有真正的答案。 

随着我们年纪增长,我们逐渐体认到这个事实。 

有些时候我们不需要听到答案、技术分析或是正确公式的冷静结论。 

对许多正要开始念大学、即将毕业,要开始工作、要跟老板做第一次年度review或是跟女友父母第一次见面的人而言: 

现在时代很艰难,我们有很多要担心的事情。国内,台湾正在分岔路口,国际上甚至有更多困惑和经济危机。做为一个年轻人,我们未来生活在哪?我们应该选择哪条路,而那又能带我们去哪里? 

就像我那位教授在新英格兰寒冷雪中校园陪我走回宿舍时所说的: 

「人生继续前进,最终,一定会有一个答案。 

经济衰退?在1929年的时候率退更严重,在那之后每十年就会有经济衰退。之前世代经过两次世界大战,民主和共产主义对抗、经济逐渐开发但世界有一半依然陷在穷困、种族歧视、性别歧视,我很确定那时候世界比现在看起来更接近末日。 

然而,我们还是没事。我们最终一定会找到一个答案。 

有一天,你面对类似的挑战时,记得你终究会没事的,当有机会,记得把这个想法传承下去。」 

有时候我们就是需要某个人带着100%的信心看着我们的眼睛,即便他根本不可能知道,但还是要毫无犹豫的告诉我说一切都会没事的。 

不管你现在多困惑或多迷惘,用这个正面思考: 

在人类的历史上你不会是第一个迷惑自己是谁,在人生中想要什么,怀疑你是否能够找到让你有热情的工作,或是找到某个你想要长相厮守的人,或是担心你的小孩。 

而你也不会最后一个。 

You will be ok. 

We will all be ok.

 >>>>>> original link>>>>>>>>

http://mp.weixin.qq.com/mp/appmsg/show?__biz=MjM5NDAwNDEwMA%3D%3D&appmsgid=10000775&itemidx=2&sign=c3cce84ac1fe8ef5493f1dfe9dfdc0f7&scene=2&uin=MTAwNjEyOTMyMQ%3D%3D&key=a45a7c15a542fe6f933271fe750094181e0ca050798c3ddd29db4db82d5558c62babdfadd1e8b883f925bee97c8564e1&devicetype=iPhone+OS7.0.2&version=15000311&lang=zh_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