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气息

送悦的爸妈回国,顺便又回安村了。

这次更巧,还住在了原来自己的旧公寓里,一切都是特别熟悉的样子。周末雨后大开着窗,青翠的景色映入眼帘,有人遛狗,有人骑车,某些窗子飘出了饭香,到了正点还有旁边教堂敲响Ave Maria。在阳台上指点着旁边的楼,数着原先谁谁谁就住在楼下,谁谁谁在斜对面,谁谁谁在街转角。想起以前遛个弯都能遇见好几个朋友,油盐酱醋用完了紧急上门去借,作业写不出来想着找谁求助,出门在外想着让谁帮着收一下包裹。

他们现在都在哪呢?有人去了波士顿,有人去了巴尔的摩,有人去了加州,有人马上要去马里兰。而我去了北卡,“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是不是几十年前语文老课文的桥段?)

唉,果然我还是喜欢集体宿舍般的生活。幸福不过就是在有落地大窗的公寓里,看书,听雨,呼吸人间烟火,有群独立又相依的伴儿罢了。固然知道没法长久,然而几十年来,自己还是一直在拒绝成长,坚持至今。

一时愣神,发现对面树梢站了只红尾巴的鸟儿,盯着我看了好久。呵,你也觉得我这样子执着于过去很傻是不是?

关于大数据以及社会科学的一点思考

  1. 关于大数据泡沫:

大数据的热潮愈演愈烈,颇有些发烧过头的感觉。仔细想想,对于社会科学研究工作,大数据的意义到底在哪里?自我总结了一下,归结为三点:一是大,因此对于电脑数据处理能力有高要求,特别是实时数据流,为了在数据更新之前得出结论,必须在有限时间内完成分析;二是杂,市场客观数据不再为某个研究课题度身定制,必须能够从各种烦杂干扰(confounding)中找出正确的数据鉴别策略(identification strategy),从而推断因果关系,所以对统计分析能力有高要求;三是数据出现在问题之前,和第二点相呼应,必须培养挖掘(data-mining)的眼光和见地,才能根据已有数据问出有价值的好问题。这三点的难度逐次增加,特别是第三点,太需要所研究行业的行业知识了(domain knowledge), 总感觉自己在这方面太稚嫩,一时半会儿很难有所突破。

2. 关于中国数据:

中国和印度数据的珍贵之处就在于,发达国家的社会发展已经非常平稳,缺乏显著变化;而中国现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迅速发展,这种动态下的社会方方面面,不仅从历史、政治学角度来讲十分有研究意义,而且从统计分析角度来讲,数据的厚度(多变量)、长度(多时期)、丰富度(大量variation),都给统计检测带来极大便利。当然,天下没有免费午餐,这样的数据带来的麻烦,就是伪相关 (spurious correlation)。要鉴别出真正的因果关系,对于现象背后的机理的理解至关重要。而这么高速变动的社会里,其背后的domain/institutional knowledge实在是太不容易厘清了。另一方面,中国尚不完善的数据收集和清理体系也造成很多数据的质量不可保证。数据缺失、篡改实在是太多,数据内部自相矛盾的地方经常造成很多信息不可用。当然这主要局限在政府数据上,很多研究机构自己牵头的调研数据还是不错的。不过话说回来,既然谈的是未经事先设计的大数据,那么多半都是网上扒的;天国审查制度,不禁又多添一条干扰……

3. 关于机器学习

大数据带来的另一重热潮,就是对机器学习的追捧。 不过作为一个从前“热门”专业的大坑跳出来的人,经验提醒我,对任何领域的热乎劲都要保持几分谨慎……瞧瞧CS界,机器学习的热度已经开始下降,毕竟人家的重点不是什么application, 而是发展新的理论(譬如近几年大火的深度学习)。同样的,只是把一个人家用滥了的方法应用到社科界来而不添加任何额外价值,这样的纯粹arbitrage实在是危险且易于被复制的。说到底,借鉴的目的也是为了创新,如何基于已有新方法新技术而发现社科领域有意义的新知,才是应该反复思考的。提醒自己,切忌过于迷恋技术,而忘了科学研究的本质……回归上面三点,说到底前两点都只是容易拾起的“术”(特别是对于一个受尽折磨的PhD), 而最后一点,才是作科研反复求索的“道”。说白了,明白机器学习相关技术的逻辑,剩下来的implementation,就交给RA去做吧。

To Be Continued…

旧博客

今天为了爸妈的cruise行做功课的时候,居然在网上发现了一个跟我的旧博长一模一样的博客=)看样子北美phd的生活大多类似,空余时间玩玩户外,拍拍照,写写心情故事或是游记攻略,正所谓“一个人也要像一支队伍”。

看着现在这个大白版,清清爽爽,不禁回首那个绿绿的旧博amilymoor.com。虽然时过境迁,毕竟还是不忍心将自己的那几年清零。就放在云端也好,日后算是个久远的人类学样本,乐得自己考古=)不过更可能的大概是因为不再续费而网址失效吧~那样就赶紧把地址拿回来嗯!

你应该为自己感到惭愧

gt啊gt,看看你,当你因为一点小事崩溃痛苦的时候,有朋友陪吃饭,有朋友陪自习,有朋友特地从别的城市冒着风雪赶来看你陪你过年,即使你发疯的 时候也能有人接你电话静静地听你疯狂,无论时差无论节假日,有那么多人关注你支持你,你为什么还不满足?为什么还忽视身边围绕的庞大的爱而为一个不值得的垃圾去折腾自己作贱自己?最后非要搞到身体出了问题,非要影响了工作,还不算完!

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何德何能,要你这样葬送自己,还拉上朋友们为你买单!你不是很优秀很有能耐嘛,这时候你的勇气哪去了?你的独立哪去了?你为什么就不能有骨气一点,彻底斩断纠葛,照顾好自己?你的生活就那么不 堪么?你这么自暴自弃,让支持你相信你的朋友们作何感想?你怎么可以对身边的人如此视而不见?你怎么可以以为没人在乎你?

你真应该为自己感到惭愧!

2013.9.9.

阴雨天还是会影响心情,当然也许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事情并不会因为你的情绪紊乱而减少,你依然需要自己消化得寸进尺的 老板、不顺利的程序、夜里的偏头痛、毫无头绪的研究、电话那头的任性、不断增长的待办事项、和表现不佳的舞蹈课。切实拒绝了又一个追求者,却仍然因为不知 道他是否还愿做那令你安心的朋友而略显慌张。岁月累加,压力累加,责任累加,不变的是你依然需要靠自己给自己信心和热情。

而也许到mentor那里大哭一场成为唯一的情绪出口。但是这种依赖到底是不应该的。

和MBA们讨论case,参加群组活动,成为另一种逃避。令人惊讶的是,被老板斥责为恶心的我的writing,居然在写case report的时候得到了本组MBA的交口称赞,两个金发大帅哥笑眯眯地看着我,有些眩晕。

mentor说,也许你给自己太多的任务了,我们是不是可以放慢一些做做减法。advisor说你不要想一下子就写最efficient的完美程序,把各种意外情况考虑其中,最后只会把你自己绕死。从最简单最蠢笨最直白的例子开始,一步一步尝试、比对。

拍拍自己,控制情绪,努力集中注意力,努力对抗这该死的天气。一切都会好的,如果没有,那只是还需要时间。

Patience.

 

Jo Malone

这周还算勤勉,连着好几天都是7点多就起来干活了。突然发觉,调整情绪的方法并不仅限放松找乐子或用工作占满时间,任何充盈五感的手段都是有效的 —— 比如最近用收集的Jo Malone系列香水调整睡眠和工作状态。

Wild Bluebell + Lavendar Cologne给我一整个上午的清新,提神效果居然比几杯咖啡都管用。English Pear则十分助眠,喷在睡衣上,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有些暖暖的感觉。最近新出的Peony系列也颇让人动心。更重要的是,Jo Malone系列都非常自然内敛,绝对不会像常规EDP那么咄咄逼人,又比EDT留香持久,整个风格万变不离其宗,透露出英国绅士的优雅节制。所以我现在 不是为了出席特别需要强调自身存在感的场合,基本都不怎么用货真价实的香水了。。

当然,作为一个听觉和嗅觉都很刁的人,人声和体味可以深刻影响我对别人的好恶。而我对香水也是颇为挑剔,已经记不清有多少瓶香水被我喷了厕所⋯⋯但是喷在自己身上的当然是要用心了,而用心的结果,就是会发现情绪随着馨香一点一点回复澹然宁静。

好吧,我这篇blog怎么写的像是商家软文。。可据我所知Jo Malone在中国大陆是没有店的吧⋯⋯当然那些网上神通广大的代购们并不算数。

Work your ass off

今天下大雨,湿漉漉的一天,早晨依旧起很晚,在谭盾的音乐里慢吞吞改first year paper,磨蹭到晚饭。

跳舞,因为换了个老师所以分外不尽兴。倒是认识了一个颇有舞蹈基础的帅哥,说是以后要是有舞局一定打电话叫我。

晚上才开始正儿八经工作,惰怠中查了查偶像的最新publication,以及本领域No1杂志本年度文章,瞬时就醒了。技术复杂度已经不是关键, 而是文章里那股灵动的creativity,巧妙地把心理学动机整合到数学模型里,讲一个引人入胜又符合直觉的故事。还是那句老话,你看到比你牛的人还比 你用功百倍,你是不是可以去死了。

Research也是工作的一种,工作中也同样处处需要钻研学习。在我们这个年龄,如果就想着苦守铁饭碗又或者静待嫁作全职主妇,于是乎放弃用心琢 磨吃苦积累,早晚落得个人财两空的下场。至于说事业独立与持家智慧,我想两者也并不矛盾,谁说努力工作就不能同时照顾好家人?这种冲突在我们这年龄,未免 担忧得早了些 - 屁都还不是,想什么忠孝难两全啊。

Work your ass off.

舞者

买了新的练功鞋,坚持每周的芭蕾课。好久不练功,腿硬的要死要活。一个小时下来,浑身是细密的汗。

果然还是舞蹈才能唤起对自身美的追求和喜爱。放开自己,唤起自信,我的多巴胺水平真的是要靠持续不断地舞动才能维持正常啊⋯⋯

舞者最性感。

三言两语

本来今天被熊爷骂了一顿,心情是很低落的。但是世事神奇之处就在于,很多微小事件积累在一起,忽然不知怎的,就会感觉豁然开朗。(这么说倒好像被熊爷骂是骂对了⋯⋯真是汗死- -b)

下一级的帅哥今天忽然出现在我隔壁的cubicle里。原来人家都来了一个月了,我这么天天荒废,居然都不知道这回事。不知道怎的,简单的问候就已 经足够温暖人心;想想帅哥同学明明有CMU和maryland的offer,居然还是来了michigan,果然女朋友号召力非同小可~所以啊,真正珍惜 你的人,才不会轻易放弃呢。感觉在一群成熟而有责任心的老外身边,居然连自己也开始踏实了。

去starbucks买咖啡豆,抱着各种袋子嗅了半天。金发帅哥调皮地蹭过来,说要不要我给你参谋参谋。虽然其实我自己的口味自己清楚,但是既然帅 哥这么主动,为什么不让人家发挥一下?果然接下来说的话都是复述印在袋子上的简介⋯⋯嗯,不过说的很俏皮,光凭这点我就得买他推荐的Kati Kati嘛!

回到办公室,跟小崔同学探讨了半天选课问题。赫然发现他桌上居然放着和我一样从高中用到现在的计算器,两人一起啧啧感慨了一番,真是岁月荏苒⋯⋯哈哈。每次看小崔同学自嘲的笑容就觉得很可乐,清华男也是很有幽默感的啊。

情绪低落的时候,就得走出去,晒太阳,见人,过街时向让道的车点头微笑,和身边的人们无关痛痒的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拽回人间。记得昨天接着欣姐微博 的讨论,说为何我们非要问心无愧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做恶人。不是为了别人的眼光,不是为了道德约束的伪善,不是害怕自我放纵之后的负罪感,而是当我善待他人 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微笑赠花的自己,是有多么可爱。

所以,爱自己的方式,就是坚持这个单纯、简单、不太聪明但也不那么蠢的、有底线的自己罢。

最后,请允许我的小恶魔跑出来炫耀一下:今天安娜堡只有20度,阳光明媚百花盛开,和帝都魔都那番折磨人的高温一比,真是清爽宜人得很哪!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