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的西西弗斯

最近又在过人生关卡了。

痛苦一波接一波,用各种拖延之术撑着,总不是办法。最绝望的时候,幸而还有那么一两人,一两对话,把自己往起拎一拎,终于在一个老天开眼的明媚午后,鼓起勇气压下所有积攒的工作,重新坐到自省的对话框前。

反反复复,无非是来来回回的自我怀疑。毫无驱动力,甚至绝望,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把自己逼上梁山;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自己的初心,更怀疑自己的人生。自以为已经解决的有关兴趣和人生意义的纠结重新生长出来。我是谁?我到底要成为谁?眼前的工作如此脆弱不堪一击,我又为何要为之透支生命,徒耗多年青春,放弃对生活对世界的热情?

ta说,你承认么,你就是不适合。

是要重新激起我的不服输?是要重新开始新一轮为了自我证明的打怪升级?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不想。明明已经实实在在意识到问题在那里,又怎能装作没看见,继续自我欺骗?

为何不自我欺骗?ta说。意义都是自己给自己找的。

谎话说一百遍就成真。任你是爱财,爱娃,爱那自以为的真理,总之你要说服自己忽视别人的不屑和否定,告诉自己老子天下第一牛逼。

真的吗?真的是这样吗?为何我做不到?为何明知道别人想听到什么,想看到什么,也再不能假意逢迎?而明明打算不再乖顺,却为什么仍不能对别人的评判置若罔闻?

可是,你到底想要什么?为何会走到今天?ta问。

曾经想要当一个追求真理的发现者,一个影响他人的布道者;然而站在今天的位置却越发觉得这一切都是虚无。越发不敢妄言,越发相信世间参差多态才是美德。什么才是真?什么才是值得毫无保留去倡导的?一旦对观点本身产生了怀疑,那么接下来所有的操作都不过是为了职业KPI而采取的策略罢了。原本的动力瞬间归零,只想着在过招之际,如何占上风。

真的太累了。

Doubt begets doubt.

你是谁?你想要成为谁?

是不是可以放下对爱的执念,允许自己寂寂无名亦有存在的价值?是不是可以找到自洽圆满,再不需要他人的印证,自己定义自己的人生?是不是还可以做个鲜活的人,不必为了自保而麻木不仁或人云亦云,但也不要被痛苦打败,在幻灭中放弃?

不被生活的鸡毛蒜皮异化,也不屈服于爱的坎坷、职业的徒劳无功、友情的凋零、和对自我的怀疑。我,能做到吗?

One thought on “修行的西西弗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