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erson Cooper,我最喜欢的CNN主播

我最喜欢的CNN主播,Anderson Cooper.耶鲁大学高材生,父亲是著名作家Wyatt Emory Cooper,母亲则来自著名的Vanderbilt家族。

说起来Anderson Cooper家庭还是挺不幸的,11岁的时候父亲心脏病去世,21岁的时候哥哥自杀。可是Anderson也是有着相当强硬性格的人,17岁的时候去非洲 野外生存数月,在肯尼亚因为感染疟疾还病倒了。在耶鲁大学主修政治学期间,在中情局实习两个暑假,最后因为哥哥自杀的事决心要当一名记者:”Loss is a theme that I think a lot about, and it’s something in my work that I dwell on. I think when you experience any kind of loss, especially the kind I did, you have questions about survival: Why do some people thrive in situations that others can’t tolerate? Would I be able to survive and get on in the world on my own?”

求职不利,竟然只在ABC公司做小小的电话接线员。 Anderson显然呆不住,就在朋友的帮助下伪造了媒体证自己跑去报道缅甸反政府运动⋯⋯而后的职业生涯中,辗转多处战地进行报导,面对死亡几乎麻木。 他自己曾说,在卢旺达大屠杀中看到地上躺了十几个尸体,”I would see a dozen bodies and think, you know, it’s a dozen, it’s not so bad.”一直到有一天,当他在路边看到曝晒多日的5具尸体,其中一个女人手上 的皮已经开始剥落,像手套一样。他感到一种死亡的魅力,于是摸出相机拍照存在自己的私人像册里,却发现旁边有别人在拍他。之后,这个人拿照片给他看,对他 说“你应该看看你在干什么⋯⋯” 他突然意识到,该停止这种生活了,必须提醒自己抽离。(On the side of the road [Cooper] came across five bodies that had been in the sun for several days. The skin of a woman’s hand was peeling off like a glove. Revealing macabre fascination, Cooper whipped out his disposable camera and took a closeup photograph for his personal album. As he did, someone took a photo of him. Later that person showed Cooper the photo, saying, “You need to take a look at what you were doing.” “And that’s when I realized I’ve got to stop, […] I’ve got to report on some state fairs or a beauty pageant or something, to just, like, remind myself of some perspective.”)

很喜欢Anderson的播报方式:从不外露个人情绪,冷静到冷酷的地步,叙事准确客观,风度翩翩,绵里藏针。一点不像其他人,有些以爆脾气质问别人为豪,有些则走所谓温情路线,矫揉造作得很。四十多岁的年纪,配上一头银发和湛蓝的眼珠,眼神犀利口气冷酷,真是夺人心魄。

最后说一句,Anderson还是公开的同性恋,不得不承认我知道的时候还是小小地伤感了一下。。为什么帅气有教养有学识有能力的人都是gay呢,我们这些苦命的女人啊⋯⋯

三言两语

本来今天被熊爷骂了一顿,心情是很低落的。但是世事神奇之处就在于,很多微小事件积累在一起,忽然不知怎的,就会感觉豁然开朗。(这么说倒好像被熊爷骂是骂对了⋯⋯真是汗死- -b)

下一级的帅哥今天忽然出现在我隔壁的cubicle里。原来人家都来了一个月了,我这么天天荒废,居然都不知道这回事。不知道怎的,简单的问候就已 经足够温暖人心;想想帅哥同学明明有CMU和maryland的offer,居然还是来了michigan,果然女朋友号召力非同小可~所以啊,真正珍惜 你的人,才不会轻易放弃呢。感觉在一群成熟而有责任心的老外身边,居然连自己也开始踏实了。

去starbucks买咖啡豆,抱着各种袋子嗅了半天。金发帅哥调皮地蹭过来,说要不要我给你参谋参谋。虽然其实我自己的口味自己清楚,但是既然帅 哥这么主动,为什么不让人家发挥一下?果然接下来说的话都是复述印在袋子上的简介⋯⋯嗯,不过说的很俏皮,光凭这点我就得买他推荐的Kati Kati嘛!

回到办公室,跟小崔同学探讨了半天选课问题。赫然发现他桌上居然放着和我一样从高中用到现在的计算器,两人一起啧啧感慨了一番,真是岁月荏苒⋯⋯哈哈。每次看小崔同学自嘲的笑容就觉得很可乐,清华男也是很有幽默感的啊。

情绪低落的时候,就得走出去,晒太阳,见人,过街时向让道的车点头微笑,和身边的人们无关痛痒的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拽回人间。记得昨天接着欣姐微博 的讨论,说为何我们非要问心无愧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做恶人。不是为了别人的眼光,不是为了道德约束的伪善,不是害怕自我放纵之后的负罪感,而是当我善待他人 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微笑赠花的自己,是有多么可爱。

所以,爱自己的方式,就是坚持这个单纯、简单、不太聪明但也不那么蠢的、有底线的自己罢。

最后,请允许我的小恶魔跑出来炫耀一下:今天安娜堡只有20度,阳光明媚百花盛开,和帝都魔都那番折磨人的高温一比,真是清爽宜人得很哪!哈哈哈~

宗萨蒋杨钦哲仁波切-love and relationship

最初开始了解仁波切的思想,是通过《正见》一书。虽然知道藏传佛教从来都不会像中土佛教那样装清高,但看到如此入世的一个仁波切,留学、写书、拍电 影,还是颇为震惊。正见短短一本小册子,如醍醐灌顶,至今仍记得读完之后那种明澈和通达。前两天碰巧看到这个视频,仁波切居然还开始谈爱情了,听上去实在 不可思议,然而看完之后一切了然。

一个半小时,中间有诸多停顿,有些长,但值得静下心来好好听好好想。故此,存在这里,与诸位分享。

视频原址: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U3RnOycgPcU/

宗萨蒋杨钦哲仁波切-love and relationship

再见puppy love

忽然想起史铁生写的,如果不是这世界上真爱如此稀缺和难得,人们又为何反复歌颂赞美。

说生活太戏剧化那是侮辱了生活,因为狗血电视剧和低俗小说这些照猫画虎的东西永远得不到生活的真传,应该是说戏剧够生活这是赞美了戏剧才对。今天的一个,关于一段被背叛的感情,关于一个要忘却的7年,关于人们所有的隐秘过去。可笑的是,当你成为了别人的100分,别人也仍然会跟60分、70分、80分、90分离开。人只在逃避现实这一点上,足够有长性。我不禁无限庆幸。

>>>>>>>>>>>>>>>  我是转载的分割线 >>>>>>>>>>>>>>>>>>

http://hanhan.qq.com/hanhan/one/one289m.htm#page1

再见puppy love


作者 /滕洋

还有什么比情人节在微博上得知自己被甩的消息更悲惨的么?有,情人节当天在微博上得知被朋友转发男朋友向别的姑娘表白的微博才知道自己被甩了。还有比这更惨的么?依然有,那就是,情人节当天被朋友转发得知自己被甩了,而自己没时间刷微博的原因是陪伴自己7年的狗死了。

7年,整整7年,比劈腿的烂人跟我在一起少三分钟而已。我的狗叫Puppy,因为捡到家里的时候是条小奶狗,所以叫Puppy。傻么?这就好比一个被大人 叫做“小心肝”的孩子,大名也叫心肝。张心肝、李心肝、王心肝,诸如此类云云。如今,我很后悔给Puppy取了这么一个不慎重的名字,我应该给他取个类似 振轩、雅治之类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之前我爱过的那个人就有一个慎重的名字,那么,不如,我在这里叫他“慎重”。

那时我只有15岁啊,混蛋,花一样的15岁,高中一年级,看了无数言情小说,无数次在内心呐喊“随便哪个男的来爱我都从了”的年纪,“慎重”出现了。他甚 至没追过我,只是在我们班楼下看着我上学放学,整整半个礼拜而已——第三天晚上放学,我们就一起走了。而Puppy就是那晚出现的,我与“慎重”在我家楼 下分手,他什么也没说就离开,我转身上楼。Puppy就在我家门口哀嚎,他那么小,浑身散发着被抛弃的腥臭。

我说:“你干嘛?”

他说:“嗷。”

我说:“饿么?”

他说:“嗷。”

然后,我开门进家,给他拿了个火腿肠,他扭动着屁股蹭过来。

我说:“你不能来,我妈过敏性鼻炎,不能养狗。”

我扒开火腿肠喂他,饿得只会嗷嗷叫的Puppy却低下头,舔了我的手心,它满是跳蚤的温热小身体靠在我手上,我清楚感觉到它不知是太冷还是太饿的抖动。就 在那一刻,我决定,去他妈的鼻炎,这个狗我养定了。我回去就跟我妈摊牌——趴在地上下跪用一年的零用钱和打扫卫生求她让我养狗。当然了,我妈也是很体谅我 的,她温柔地告诉我,除非从她的尸体上跨过去不然我休想把带毛的动物领回家。就这样,Puppy被我养在了距我家五百米的小区花园。

后来,真的是很后来,我才知道不该给狗吃火腿肠。现在想想,可能那时太多的添加剂和盐在Puppy的身体里累积至今,导致他没能活过第7个年头就被车撞死 了。我的爱情也是一样,“慎重”在送我回家的第二天跟我表白了,他说:“我可能有点喜欢你。”我的回答是“我愿意”——尽管对方的表白根本不是一个疑问 句。

于我来说,“慎重”是一个超出我预期太多的选择。他并不像扔到人堆里找不到的我那样平凡,高中里很多女孩暗恋他。如果不是他跟我表白了,我想,他会是我连 幻想都不敢的那种男朋友。虽然,我们都看多了偶像剧,但还不至于真的傻到认为那种情节会发生在自己的生活里:龙生龙凤生凤,穷挫矮配土肥圆才是真理好么。

埋了Puppy后,我大哭一天,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翻了一遍“慎重”所有网络社交空间,发现自己好傻,他与那个女孩开始已经不止一天了。只是,我从未察 觉——或者我压根不想相信7年感情毁于异地。从高一到大四,经历了多少为见面省吃俭用、见面后计划将来的日日夜夜,最终还是敌不过短短的几百公里。我本以 为自己坐在行李箱上的爱情,会最终变成白色婚礼。我们都已经计划好了,要把婚礼请柬做成火车票。但最终,还是结束了。

他认识她不过半年,我无法想象,半年情感比得过七年的陪伴。我们一起逃过课、同年高考、一起旅行、一起学游泳再一同跳下能到过最远的河流。我15岁半的时 候,你16岁。那年的我们多么期盼我18岁或者你20岁,这是我们可以结婚的年龄。只是到后来,我20岁,再后来,你22岁……我们从早婚年龄到晚婚年 龄,你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我21岁生日那天之后,你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其实之前你就不再联系我,只是我选择性的忽略了,我生日那天你忘了祝我快乐,我 才不得不强迫自己正视:你从我的世界里走开太久,分手都没有提过。我打电话给你,你也会接,不痛不痒地回答,不温不火地问候,像一个老朋友,像我生命里那 条老狗。

那时,Puppy已经很老了,他七岁了,他还是会舔我的手,只是,他第一次舔我手心那种让我不顾一切想要收养他的感觉再也没有过了。我妈的过敏性鼻炎在 Puppy住在小区花园的第三个年头奇迹般的好了。同年,我上了大学,我妈彻底成了空巢中年。她决定收养我的狗,或者,她决定让Puppy代替我留下的空 缺。我觉得有点怪,但还是同意了。

我始终记得那年秋天“慎重”离开时,我哭得像条狗,而我的Puppy趴在我的身上,怯怯地看着我目送火车离开。他把头靠在我的身上,他把爪子搭在我的衣服 上,他蹭了我一身的狗毛,仿佛在说“我永远不会离你而去,除非你离我而去”。那年,我坐上向南开的火车,我们约好毕业后结婚。

15岁爱上的那个人,你很难搞清楚是你在谈恋爱还是恋爱在谈你。Puppy,我很难分清,我究竟是爱那时爱上的人还是爱那时爱上另一个人的我。我只是觉得 很难受,难受的就像没有明天,再不会有未来。如果不嫁给“慎重”,我能怎样呢?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了。但我软弱,我不敢问对方跟我分手的原因,假装是我们 共同决定了这样一个结果。我甚至转发了那条“慎重”跟另一个女孩表白的微博,说“在一起,祝福你”。

我转发后,“慎重”问我,你好么?

我说,还那样,你呢?

寒暄几句后,“慎重”说他要睡了。

我终于忍不住问他,你爱过我么。

Puppy,我就是这么的怂,我压根不敢问我和他是什么时候分的手。我等“慎重”的回复等到我以为他压根不想回复,才等到。

他说,这世界上有很多99分的感情,就是所有人都说“她哪哪都好,你们应该在一起”,于是当事人也觉得这就是最好的恋爱了。大部分人就这样恋爱、结婚,大 部分人一辈子都不会碰到那个满分的对象,他们与99分的另一半过完一生,总觉得缺点什么又死活找不到原因。但一小部分人后来遇到了100分的恋人,才明白 99分那个不过是别人眼中的合适。如果此生无恙,99分就是最高,谁让他不幸遇到了100分。

“你是我99分的爱人,她比你多一分。”“慎重”如是说。

Puppy,你知道么?那一刻,我心中充满了无力感,我没有回复就下线了。但我心里那个真实的自己在挣扎:“妈的你是老子10000分的爱人怎么办,我靠 你将来遇到101分的爱人你怎么办,你马上给我死一秒都别耽误!我他妈的才不会再爱你的。”因为,我觉得我不会再爱任何人。

至此,我默默删掉了与“慎重”相关的所有,十分想假装过去的七年里除了一条叫Puppy的公狗,我再也没有在意过任何异性。我想念Puppy,七年的时光 里,除了我父母,再也没有谁像他这样被我爱且爱过我。Puppy的死彻底击垮了我,现在看来,那时的我已经陷入癫狂的状态,不会有人像我,缅怀一条狗像缅 怀一个人,一天更新一百条状态纪念他:

“今天去了之前常去的电影院,Puppy想念你。”

“普通青年都文艺,文艺青年才二逼,Puppy,你走后北京无人和我说话。”

“假如时光倒流。Puppy。”

……

Puppy的死带来的打击,直到几年后我认识了新的爱人才慢慢释怀。26岁时,我终于谈了新的恋爱,四年后结婚。结婚第一年,我丈夫捡了一条狗回来,说是在家门口发现的,问我能不能养。

我说别逗了老娘有家族遗传的过敏性鼻炎,别说是狗,弄条毛毯我都直接住院了。

我丈夫非常费解:“那Puppy呢?你为啥不对Puppy过敏。”

因为从来就没有过Puppy啊!我从来,从未养过狗。只不过,每个人生命里,都会有那么一段想要费尽心思举重若轻的往事,反而越是假装不在乎越是弄巧成 拙。我不能接受那样被分手的结局,也不想像个怨妇一样的满世界抱怨,才选择了对我假想中的狗倾诉。就像我因为不想交稿,生了一个假想中的儿子,并因为他的 哭闹没有思路一样。

感情稳定的人,谁会没事儿更新状态给别人看呢?不过是想让那个再也不会看见的人看见,不过是想让那个再也不会在意的人在意,才会一天几百条事无巨细地汇 报。不过是想提醒对方,你失去我是你的损失。只是,那时的我忽略了一点,不论是我的狗死了,还是我本人死了,对方都不会关心,因为他根本不会再像以前那样 从信息的洪流中仔细分拣出属于我的只言片语。后来想想,最好的惩罚是我:就算你会好奇,你只需要知道,我离开你之后过得比跟你在一起时好。是的我很好,我 不会爱你,恨你,甚至不会想起我需要想起你。

再见Puppy Love,差一分的爱人,永远不会变成完美的另一半。

滕洋,微博ID:@短短滕,编剧

(责任编辑:贺伊曼)

Lean In

结束roadtrip,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收拾调整回michigan time。关于这次旅行有许多想法和收获,姑且待我整理一下再慢慢道来。

昨天借来最近很火的Lean In,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Sandberg谈职场女性所面临的问题。以前这类书完全不会上我的书单,不过近期开始转性了。正所谓“打开双眼看世界”,老钻在那些文史哲读物里只会越来越不切实际。我想我需要学会接地气。

畅销书的好处就是非常好读。而我也很高兴地看到这本书并非原以为的那种女权主义的强势论调。应该说,这本书的态度是自省--我一贯所喜欢的风格--一种面对现实的自省。而恰巧现在的我是那么缺乏这种“向前一步”的勇气,一种内心里自我压抑的惯性难以摆脱,所以读这样一本自省的书几乎就是和一个过来人一起忏悔又一起想法走出来。Sandberg说起高中以来她的不自信,一种但凡取得成功第一反应不是自信满满地去享受而是充满“I’m a fraud”的焦虑感,简直是我当年的生动写照。然而这种缺乏安全感的体现并不仅仅是深刻的自我怀疑,而是“I could feel something deeply and profoundly and be completely wrong.”

这种Impostor Syndrome(冒名顶替综合症)几乎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只是女性更容易受其影响。所以我们在egomania和self-doubt之间摇来荡去,每每成功和赞美让你开始自我膨胀于是想要控制它的时候,一种冒名顶替的罪恶感就不可避免地滑过,认为“这怎么可能是我的成就?”,“我是个骗子”,“我根本配不上这样的颂扬”,进而又陷进自我怀疑的深渊。也许,常常自我反省、观照内心、高度自律的人,更容易产生这样的倾向吧。

不过,就像Sandberg所说,当你意识到,每个人都是个骗子的时候,你就不会感觉那么糟糕了,lol。然而,意识到这种智识和情感上的扭曲,仅仅是改变的第一步。自省固然好,但我们大多数人都只是停留在这种浅层认识上,非但没有由此而帮助提升塑造自身,反而产生莫大焦虑。更有甚者,物极必反,干脆拒绝反思逃避现实,用一些自欺欺人的方式来试图“走出困境”。

而我所相信并践行的原则,是穿越痛苦,采取行动。Sandberg提到自己的经历,以及几份对女性CEO的访谈,说到内心的不自信和不安全感,以及来自环境的偏见和非议,所有人的建议都是承认它,接受它, keep it to yourself and move on。所以,即使位列福布斯杂志“世界最有权力女性”第五这件事让Sandberg觉得非常荒谬、不舒服和抵触时,在面对同事和朋友的祝贺亦只需一句淡淡的Thank you。你不需要跟每个人解释这件事有多么的ridiculous,更不需要要求同事把facebook上的转发撤下来。一件不由你控制、更不需由你负责的事,本来就不用这样影响你的情绪和生活。

经济学讲“预期的自我实现”,墨菲定律讲你越害怕发生的坏事就越会发生。而反过来说,“所有挤出来的笑脸最终都会变成发自内心的快乐”。所以,Sandberg说,it sometimes helps to fake it. We put on our “everything’s great” smiles, and amazingly, after a few hours, it often is. 当然这种自我暗示并非处处有效。很多时候我们其实无法装作无动于衷,那就让负面情绪流动出来。Allowing yourself to feel upset, even really upset, and then move on. 不要害怕体验痛苦,也不要放纵自己沉浸其中。当然,穿越它的本意是认清方向采取正确的行动,而不是转身而退装聋作哑。

前两天看过一篇报道,提到社会行为的古怪和偏离逻辑(即使不上升到病态)可能是由于神经系统的损伤。但会不会长时间的逃避问题也会悄悄积攒这种精神压力从而造成神经系统的损伤?就像黄河淤积而一味筑堤一样,一旦溃堤,后果不堪设想。只可惜自以为是的人常常混淆了疏导和放纵、接受和逃避的区别。

好吧,这读后感写得像是世俗的心灵鸡汤,回头看总忍不住自我嘲弄一番。不过鉴于我的“接地气”之旅还刚刚开始,想必后续文章难免坠入相同窠臼。呵呵,那就好好“学为八股”罢!果然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当年中学天天翘课逃作业,如今也只得重拾旧课,一丝不苟了。

Independence Day

人生第一次踏上美国国土的时候,正好也是7月4号独立日。

那时候因缘际会得到去UPenn医学院交换的机会,对于一个像我这样要绩点没绩点要科研没科研的人真的十分不可思议。记得当初还问过带我的师兄,得知自己居然是仅次于年级第一的考虑对象,颇为受宠若惊和不能理解。

扯远了,我的重点是说,美国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连国庆日都这么灰头土脑乡巴得要死居然全世界的人还都要挤破脑袋来?!”虽然从今天的角度来看,当年Delaware River上的烟火还是很婀娜多姿的。

所以人的年轻气盛,就是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在以貌取人,哦不,以貌取国。特喜欢匆忙就下了结论,因为一些琐碎便将对方贴上绝对标签,然后再不停找证据来支持这种判断。也许,这就是那时白洁姐说的,你太骄傲了。

正好是第一次感情失败之后。以为将要开启新的人生,以为自己已经够独立够坚强,得瑟得要命,结果直接就被一个邮包炸弹堵在洛杉矶机场并错过班机,切切实实的下马威。也许心里的窝火在见到那种中国小县城量级的烟火的时候忽然释放了出来?呵,那时我是多么敏感脆弱神经质的人啊。

从08年到现在,回头望时觉得一切飞逝,当时却是如何地度日如年。09年出国申请的波折,自己也不记得自己的状态了,有过眼泪,有过纠结,但相比前次感情挫折真的是要小很多。心理似乎感觉是跌到谷底了,于是只能向上爬升,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放弃建筑,选择经济,何尝不是对现实的妥协,然而从今天的角度看,又何其正确。前几天痞子蔡跟我说过一句话,说你以为你选择很多,可其实我们每个人有且仅有一种命运。我们早已决定自己的归处,又何须反复纠结。

“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只是开始,这是做事和做梦的区别。”初来美国有意想不到的不适应,仍然记得自己夜夜哭着给人打电话,每天孤单得拼命写校内。但到底坚持过来了,逐渐站稳脚跟,逐渐寻找方向,反复挫败,哭,完了睡一觉起来再拼命。是的,我真的够能哭的,只是别人没看见而已。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努力过,不谈宏大命题,不谈高远梦想,只考虑眼下的每个目标每件事。深深觉得自己的渺小和无力,但是仍然没有绝望仍然死命折腾仍然不安于室。

11年,在某变态老师的讥讽下,我居然还是笑着转身拒了唯一的offer。12年,终于还是决定继续读PhD。有时候某一个选择并不需要太多理由也说不清楚太多理由,我只是觉得希望做一份够有entrepreneurship的工作,同时有一个decent payment。读博当然不是唯一选择,但却是当时最合适的一个option。一个长期家庭影响、个人努力、充分准备、贵人相助的结果。一个自我塑造的最好途径。

读书如何不苦?最苦的时候恨不得抛弃一切。可修行如何不苦?仿佛修炼真经,半途而废只会走火入魔。有些苦,不得不吃,为了更美好更坚强更值得爱的自己。

然而在这个独立日,多年未曾参与焰火庆典的我,面对海面上久违的绚烂,却静静落下泪来。痛苦的磨练不仅仅是教人学会忍耐,更叫人了解何处是自己的底线。像白洁姐说的,终有一天,你得明白你自己的界限在哪里,你得学会放弃。像是发自内心明白烟花有尽,于是开始向死而生。

所以又一个独立日,五年后的独立日,对自己宣告独立,不再有不必要的感情依傍,不再有虚荣的好胜心,不再因为所谓的未来便压榨自己的现在。细细品味人生,想上路就上路,想停就停。在黄石零下的天气住帐篷,在死亡谷45度的空气中开车挺进。看所有想看的风景,结交所有想结交的朋友,忘记所有无关的牵绊,感恩所有默默爱着我的人。如果我的骄傲曾伤害你们,我诚恳地、深深地向你们道歉。

新生活始于独立日,是多么棒的纪念。我很幸福,因为我的今天比昨天更开阔、更踏实、更完满。我要一天一天积攒这些幸福,等待那个与之分享的他。

新生活

写了十年的博客,还打算继续写下去。

人生充满波折,博客也几经易址,从最初的blogcn到今天的wordpress。事实证明,人生本身总比任何人造事物更坚韧更持久。所以一个公司倒掉,一个博客死掉,还会有另一个新生。

因为我的每一天都比之前更好。

我的博客一直都叫光舞夜原,很多年前的对她的阐释是不安的光只有在夜里的旷野上才能自由舞动,而我在夜原赶路,希冀寻找到一束照亮我的光。但是经过十年摸爬滚打,方始懂得,其实我要做的是那光,我也始终是那道照亮自己的光。世界黑暗,但因为我自己,我的周遭一片光明。

所以十年了,第一次,选择这么明亮的模板。打开双眼,放下自私的矜持,让自己的心照亮一切。

我的朋友们啊,这回,你们看见我了吗?不再闪躲,不再甘愿做光之殇里那个躲在夜幕中的人。这回,我是太阳。 

2013年7月4日于SD